经典电影《小花》影响一代人,类似主角原型就在广水......

抗战英烈黄春庭的女儿黄延安今年80岁,她与“小花”经历高度相似,类似电影《小花》人物原型。

悠悠桐柏山,不仅滋养着湖北、河南上千万人口,更在战争年代镌刻下一段段英雄故事流传至今。

著名小说《桐柏英雄》描写的就是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桐柏山脉一带的革命战争故事。1979年,北京电影制片厂将小说改编成电影《小花》,由陈冲、刘晓庆、唐国强主演。影片以小花找哥哥赵永生、红军司令员董向坤夫妇找寄养在农民家的女儿董红果的故事为主线,片中两首歌曲《妹妹找哥泪花流》《绒花》传唱至今。

电影《小花》剧照

40年过去了,电影《小花》中的“小花”人物原型是谁?身在何处?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在广水寻访到抗战英烈黄春庭的女儿黄延安,今年80岁,她与“小花”经历高度相近,可以说是当年小说创作的类似原型。

黄春庭的烈士证明书

不满周岁被寄养在农家:记事起从没见过父亲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铮铮硬骨绽花开

漓漓鲜血染红它

黄延安住在小儿媳家,这里是桐柏山南麓、大别山西端的湖北省广水市吴店镇楼子湾村。而过去的70多年里,她一直生活在远离城镇不通车的深山里。

革命的鲜血染红了山河。黄延安指着正对大门桌台上放大的照片淡淡地说:“这是我的生母吴敏,这是生父黄春庭。我记事起从来没见过他。”

黑白照片上,黄春庭着军装,圆脸与黄延安有些相似。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1942年,那一年黄延安3岁。

黄延安查看珍藏的父母相关资料

电影《小花》中,红军司令员董向坤夫妇因为革命暴动失败被迫转移,把女儿董红果(陈冲饰)送到赵永生家中收养,取名赵小花。

现实中,黄延安的父亲黄春庭(原名黄菊祥)1930年参加革命。1939年1月,李先念率新四军独立游击大队从河南确山县竹沟镇南下,开创武汉外围敌后抗日根据地,第一站以应北浆溪店为落脚点,建立了以浆溪店为中心的四望山抗日根据地。

当年11月“四望山会议”决定组建新的豫鄂边区党委和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纵队下辖5个团队和3个总队,黄春庭任二团队政治委员。在赴任途中,黄春庭把不满周岁的女儿黄延安寄放在信阳四望山胡岗村陈家老湾的农民陈益兴家。为掩人耳目,养父母给黄延安取名叫陈家珍。

谁承想,父女俩一别就是永远。1941年“皖南事变”后,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整编为新四军第五师,随营军事学校改为抗日军政大学第十分校,师长李先念兼任校长,黄春庭任政治委员。1942年,黄春庭率部追击国民党军时中弹牺牲,年仅38岁。

黄延安珍藏的报道她生母故事的报纸

一生只见生母两次面:她说会经常来看我们

万语千言挂心头

妹愿随哥脚印走

赢得天下春常在

迎来家乡山河秀

黄延安从衣柜棉被底层掏出一个手提小包,小包里是她收集的有关生父生母的十来份历史资料。

纸张已泛黄,埋在黄延安心里对母亲的回忆却仍然清晰。“我一生只见了她两次面。”黄延安仿佛又回到了孩童时代。

1948年的一天,9岁的黄延安家中来了一个穿军装的解放军女战士,身背匣子枪,还带着个小女孩。女战士在她家住了三天,一直和养父母谈论一些关于打日本人、突围等战争故事。

3天后,女战士准备离开,临走前问黄延安:“小姑娘,想不想跟我一起走?你看,有小妹妹陪着你,好么?”

正在黄延安不知所措时,养母说:“你看见没有,她身上背有枪,有枪就会打仗,你要是不怕被打死就跟她走。”黄延安吓得躲在养母怀里,不敢跟女战士走。

黄延安15岁那年,养母不幸病逝,她和养父相依为命。两年后,黄延安经表姐介绍,嫁到2公里之外的广水市吴店塘畈村6组,和当地一个名叫蔡运章的小伙子结为夫妻,此后育有三儿一女。

平静的日子在1967年被打破。时隔19年,黄延安再次见到了当年那个女战士和小女孩。通过女战士的讲述,黄延安才明白自己的身世:她就是自己的生母吴敏,亲生父亲黄春庭已经牺牲25年了,见过两次面的亲妹妹叫黄白山,比她小3岁,她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叫黄屏。自己不叫陈家珍,真名叫黄延安。

这次母亲来,陪黄延安住了9天,临走母女抱头痛哭,母亲说会经常来看望她。没想到这一别成了永别——母亲回家后,因为种种原因,再也没来找她。而黄延安也改回了自己的原名。

兄妹仨首次相聚已白头:从来不恨父母丢下我

妹妹找哥泪花流

不见哥哥心忧愁

望穿双眼盼亲人

花开花落几春秋

在绵延的桐柏山里,黄延安时常望着巍巍大山,想起母亲口中说的哥哥黄屏和妹妹黄白山。

她不知道的是,黄屏在父亲去世的第二年也参了军,曾经跟随部队转战至鄂豫边的四望山一带,当时离黄延安特别近。

新中国成立后,黄屏被安排在信阳地区木材公司工作,曾多次到随县、洛阳一带打听寻找妹妹黄延安的下落,后来又通过地方组织查找,都是无果而终。

为了寻找哥哥黄屏,黄延安也多次上桐柏、下宣化店。文革时,有亲友在信阳办事,发现了批斗黄屏的大字报,回家后便告诉黄延安。黄延安于是到信阳寻找,兄妹得以匆匆一聚,只是后来又失去了联系。

黄延安没有对外人讲起自己的身世,一直过着贫困的生活,和丈夫默默无闻地耕作为生。直到2010年5月,随州市人大原副主任、市老促会会长吴治炎,广水市老促会会长李以超等人通过多种渠道寻访黄春庭烈士后人,并获悉黄延安的下落,于是找来。通过他们,当时71岁的黄延安再次和哥哥黄屏、妹妹黄白山取得了联系,黄白山其实就生活在300多公里外的荆州。

黄延安和丈夫坐长途客车第一次到了荆州,与黄屏和黄白山见面。当远远看到曾在梦里出现无数回的妹妹时,黄延安泪如雨下,跨越漫长岁月,兄妹三人第一次聚首时已是白发苍苍。

这一次,黄延安在荆州待了8天,得到了母亲的一些资料,包括现在放在客厅的那张照片。

“把我寄养在别人家,我不恨他们。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没有我的牵绊,他们可以放开手来闹革命。”黄延安说。

生活似乎不太眷顾黄延安,她的一个儿子意外去世,一个儿子因病离世,女儿患有精神疾病,丈夫也于2016年永远离开了。

提到电影《小花》和小说,黄延安坦承:“从来没有看过,以前山里电都没有,出来走路要走40多里。”

广水市吴店镇原党政综合办公室主任沈宪权,研究吴店红色文化十多年,他说:“《桐柏英雄》小说是集体创作作品,有艺术加工的成分,但一般来讲都有人物原型。那个年代有很多革命先烈为民族事业抛家舍儿,但是就这段历史来说,黄延安符合‘小花’类似原型的各项条件。”


编 辑:刘欣明

责 编:鲁京京

审 核:魏云峰 陈凡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