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均川有多古?

古均川有多古?

美不美、故乡水。均水似一条玉带从巍巍大洪山飘然而下,以多个优美的“之”字形缠着、绕着、点缀着美丽富饶的均土。均水清澈带甜,在均河岸边长大的我,并不知道这条奔腾不息的河流就是古均水,也不知道自己挚爱的故土还是古均川,更不知道古均川的古有多古?年龄渐老,认知渐高,原来,故乡的均川竟然这么的古!

古均川有多古?一条古街告诉你,古均川古于500年的明清之前。追寻均川的古,一般首寻古均街,因古均街是均川镇区唯一带“古”字的地标性建筑群。房屋低矮、细长而弯曲的古均街,与宽阔笔直、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均川新街呈鲜明对比,显得异常落寂,犹如居住街边年迈的老人,给人一种沧桑岁月的宁静。古均街似乎只有残存的明清风格建筑和街面上被磨得光滑无比的青石,在无声诉说着古均川的悠悠岁月。长而曲折的古街连接着均水岸边古上码头与古下码头,让人无限遐想起,与长江、汉水相通的古均河道曾是舳舻千里,古均川的两个码头曾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长达几千米的古均街曾是商贾云集、人山人海,又曾是何等的繁荣景象。后来,古均川的繁华随着风光一时的水路一起没落,再后来,又在三条高速公路和多条省道的交汇中,浴火重生出均川新的昌盛,以致,再以难觅古均川的古韵。故,均川之古,古于几百年前的明清,这是游客们对古均川“古”的浅显认知。

古均川有多古?唐朝皇帝告诉你,唐代之前的均川已是古均川,均川之古,古于千年以前。“日游大洪山,夜宿古均川”千古诗句,诉说着1400年左右时,威震世界的大唐帝国皇帝,率着浩浩荡荡的队伍,长途跋涉,不远千里来到随州,白天巡游大洪山,夜晚落脚古均川。均川与大洪山相隔一百多里路,往返需要好几个时辰,唐朝皇帝为何弃长岗、三里岗,而舍近求远夜宿古均川?或许是均川有便捷发达的水上交通,有三面环水便于安保的地势,更或许是均川人民勤劳善良,均川之地民风淳朴、富裕安康,而让唐朝皇帝选择了均川。想必是,唐朝皇帝因迷恋随南山水风光,在均川与大洪山有过多日往返的“游”与“住”,才会留下“日游大洪山,夜宿古均川”千古名句。唐代于现代,也越千年之古,而古均川于古唐之时,即已是古均川。故,古均川之古,古于一千五百多年以前,这是文人雅士们的认知。

古均川有多古?均川出土的精美青铜器文物告诉你,均川之古,古于三千年左右。自1975年起,在均川多地抢救性发掘了多座古代墓葬,出土了一批批精美的青铜器等文物,在多件带有铭文的青铜器中,刻有“曾伯克父”“曾伯文”的文物震惊考古界,这些早于曾侯乙墓几百年的青铜器,连接起曾国家族的世系脉络,诉说着几千年前的沧桑岁月。西周时期,随国紧邻势力强大,一直窥视中原的楚国,担负着抵御、抗衡楚国,固守随枣走廊,确保周王朝不受侵犯,及肩负着周王朝挥师南下征伐南土领头军的重任等。故,汉东之国随为大,随国的诸侯不但是周王室的姬姓嫡系,更是周王朝文武双全、德高望重的重臣,在众多诸侯国中地位极高。而均川与楚国山水相连,处于边界要地,成为周王朝的“南大门”,故,要塞重地均川的城防建设、军队配置、重要设施、机构人事、规划发展都处在周王朝的战略布局中。可以说随州是周王朝极其重要的战略高地,而均川就是周朝国家层面的战略前沿。这些精美青铜器文物不仅表明古均川在古随国中地位特殊、极具分量,还讲述了古均川在西周早期就已是繁荣昌盛的古代重镇。故,古均川之古,古于三千多年左右,这是学者们的认知。

古均川有多古?黄土岗新石器遗址告诉你,均川一万年前就建有古代城郭。在均川镇区北而向东有座背靠浅山,东南临均水的黄土坡,后被考古确定为新石器时代至东周时期的古遗址,系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据专家探考,该遗址面积约6万平方米,文化层厚0.6米,遗存有丈余城墙墙基和具有城市功能的排水系统,在遗址采集有各种石器、陶片等文物。这个新石器时代的古遗址表明,在万年左右前的新石器时代前,人杰地灵的均川,就活跃着一个庞大的原始部落,他们从山区迁至依山畔水的黄土岗,开始依靠种植的农业生存发展,开启了农耕文明,其文化、技术发达,并筑起一座文明古城,可谓罕见之至!均川黄土岗古城遗迹的发现,见证和改写了中华民族光辉的文明史。故,古均川之古,古于万年,这是专家们的认知。

古均川有多古?均川的“天书”告诉你,均川远在万年、几十万、甚至百万年前,就已是人杰地灵。岩画,又称“天书”,是人类社会早期的祖先们以石器作为工具,在岩石上记录他们生活、生产、生存等精神世界的文化现象,是人类先民留给后人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作者在近五年的随州岩画探考中,足迹也踏遍家乡的山山水水,发现了大面积的远古文明遗迹。在这些粗犷、古朴的岩画中,蛇头石刻,七星凹穴、“日月星”三星图案、棋形等各种图形符号最为神秘,反映出处于人类童年时代之初的均川古人纯朴、幼稚的想象和美好愿望。这些无人能懂的“天书”告诉人们,均川早在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前,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引领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故,均川之古,应古于百万年之前,这是我对故乡的认知。

2021年7月15日

(作者:周波,均川周家畈人,系随州广播电视报社副总编、随州市观赏石宝石协会会长、湖北省观赏石协会副会长、中国岩画学会会员)

编辑:汪钰珂

责编:赵牧

实习生:吴昱葳  王玉玥